ԮϮ ָըӱ

Ѻ2018-10-15 10:4:11
Ķ867

百家乐必胜方法,201714ٷжŨȶΡǧ񻯣ǶŨȾֵس꣬ȫ۾۽六王毕,四海一?/P>公元21年,持续燃烧了数十载的硝烟慢慢散去。一片废墟与焦土之中,大秦帝国如同巨日冉冉上升/P>这轮巨日的缔造者就是谤满千载、誉满千载的嬴政,即秦始皇。这位千古一帝创下的伟业是前人无法想像的:帝国版图第一次远及烟瘴的桂林、象郡及南海;天才地废除了风行已久的分封制,创立了从那以后沿袭两千多年的郡县制,真正使帝国成为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P>嬴政的初衷是一个美好的假想:他驾崩之后,子子孙孙能够一代接一代地继承他创下的帝国衣钵,由始皇而二世三世乃至于千世万世/P>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帝国仅仅传了两代。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为他的帝国充当掘墓人的,竟然是他十分宠信的三个近臣或亲人/P>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窃取国家大权的宦官,赵高早期的生存空间其实很狭小。秦始皇对宦官向来没有什么好印象,而且几乎没有重用过宦官。有一次,秦始皇看到首相李斯车驾太盛——也就是排场太过奢华,表情有些不悦,身边的一个宦官悄悄把这情况透露给李斯。李斯下一次出行果然轻车简从,始皇发起火来:“这一定是太监泄露了我的话。”严令查办,那位热爱拍马屁的家伙没查出来,秦始皇就把在场的太监统统处死?/P>赵高是如何起家的但赵高不但没有在这个狭小而危险的生存空间里被消灭,反而成为大秦帝国最重要的掘墓人,这和他打心眼里热爱干坏事,而且认定要干大坏事才能出人头地大大相关?/P>时机终于在等待中来临。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始皇游兴大发,带着一支庞大的队伍巡游天下。和始皇同行的,有首相李斯,以及中车府令赵高——可能由于车马管理到位,赵高顺便还兼任了始皇的机要秘书,负责管理印信/P>秦始皇有20多个儿子,其中有接班人风范的是长子扶苏,为了锻炼他,始皇派他到上郡与蒙恬搭挡,对抗匈奴。小儿子胡亥还是不到20岁的年轻人,跟父亲一起出来旅行?/P>次年七月,秦始皇往咸阳回程,到达河北沙丘时,病体不支,自知难保,令赵高起草了一份政治遗嘱,这份政治遗嘱其实是一封给长子扶苏的信:“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P>问题就出在秦始皇早死了那么半个时辰。当时,遗嘱刚写好密封,还来不及交给使者,秦始皇便驾崩了?/P>既然历史已将千载难逢的机会送到赵高手里,赵高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客气。他看看躺在席上的秦始皇尚散发着余温的尸体,开始了他为大秦帝国掘墓的第一步/P>赵高将秦始皇令他起草的遗嘱悄悄藏起来,跑去找胡亥:“现在始皇陛下驾崩了,只给你的长兄扶苏写了封信,对你们其他王子王孙,可是一点封赐都没有呀。扶苏到了咸阳,就会马上继位为皇帝。你却没有立锥之地,你将来可怎么办?/P>实事求是地说,胡亥那时还只是一个不明世事,也没有太多野心的年轻人,对赵高这番话,胡亥回答得像一个忠臣孝子:“我听人家说过,明君最能了解臣子,明父最能知晓儿女。父亲现在去世了,他没有分封我们,我们这些做儿子的,是不应该有什么想法的。?/P>赵高大摇其头:“你说的当然有道理。但是,现在君临天下的权力,正好落到了你和我以及李首相三人手里,希望你能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免得将来后悔。况且,让别人做自己的臣子和自己做别人的臣子,制服他人与被他人所制,实在有天壤之别呀。/P>胡亥虽说年纪还不大,但赵高一番话,已使他春情澎湃,却有些担心地装出坐怀不乱的样子说:“废了兄长而立弟弟,这是不义的事情;不奉行父亲的旨意,这是不孝的事情;我水平不算高,勉强出来主持工作,这是自不量力的事情;这三件事情,恐怕到时会引起天下人的不满,那样一来,我岂不十分危险了吗?/P>赵高做出慷慨激昂的样子说:“我听说商汤和周武王杀了他们的君主,天下人都说他们是义举,而没有人指责他们不忠。卫国的国君杀了他的亲老爹,而卫国人民却歌颂他,连孔老二这样的大圣人也伸出大拇指说OK,从没人认为这是不孝。老赵我觉得,人生在世,有大行动的时候,千万不要顾忌小问题,盛德之下不必辞让。如果顾忌小节而忘记大事,将来一定追悔莫及。如果敢说敢做,连鬼神都要怕你,希望你听我的劝告吧。?/P>话说到这份上,胡亥大概觉得谦让得也差不多了,何况人家老赵说了,盛德不辞让嘛,他就装模做样地长叹了一声:“好吧,就按你说的去办吧。不过,父皇的丧礼还没办,甚至还没有诏告天下,就怕李斯不肯干。/P>要做一只官仓里的成功老鼠李斯是楚国上蔡人,年轻时,托关系在郡里干临时工,从事抄抄写写的工作。有一天,李斯蹲在厕所里方便,发现生活在厕所里的老鼠们只能吃粪便,而一旦有人来就吓得惊慌失措,四处逃窜。一会儿他到官仓办事,发现生活在官仓里的老鼠一个个悠然自在地吃粮食,既没有狗来咬它们,人来了也无动于衷。李斯因而感慨万分:大家同为老鼠,只是由于所处的环境不一样,命运真是天壤之别呀。一个人成为别人羡慕的成功人士或是被人讥笑的失败者,也和老鼠们原是一个道理?/P>看来李斯是个敏锐的行动主义者,在看到老鼠们的不同地位和不同命运后,这位年轻的后生决定要做一只官仓里的成功老鼠。他当即向长官辞职,因为他深知,在临时工这种位置上哪怕干上八辈子也是没有前途的?/P>李斯弃吏为学,投奔了当时全中国最有名气的大学者荀子,学习帝王治国之术。学成之后,李斯审时度势地看到,楚国虽是自己的父母之邦,却早已江河日下,其他几个国家也不足与谋,唯有西边的秦国,正如日中天,因此打起背包就投到了秦相吕不韦门下?/P>在秦国,李斯果然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就从吕不韦门下混碗稀饭的舍人,混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位置(廷尉)。随着东方六国一个个烟消云散,李斯也升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首相(丞相)?/P>秦始皇在旅行途中突然去世,这是帝国最大的变故和最重要的机密。李斯以第一行政长官的身份认为,现在车驾还在回咸阳途中,而皇上已去世,太子却没即位,如果一旦这个消息散发出去,必然会引起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的骚动。于是,秦始皇去世的消息只限于包括李斯、赵高和胡亥等五六个人知道的范围/P>秦始皇的尸体被放置在他一直乘坐的温凉车上,为了掩盖尸体发出的臭味,秦始皇的坐驾后面紧跟了一辆装满带鱼和咸鱼的水产车。秦始皇每天所要吃的饭,也照常由侍者送入车内,再由胡亥等人趁人不注意时拿出来倒掉。文武百官要上奏事情的,照例由李斯在一旁代问处理?/P>赵高在说动了胡亥动手政变后,下一个必须说服的人就是李斯。没有李斯援手,一切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P>赵高对李斯说:“您知道,皇上去世了,写了一封遗书给长子扶苏,要他回咸阳主持丧事,继位为君。但这封信还没有送走,皇上就去世了,除了你我以外,还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现在,这封信和皇上的印章都在我手里,让谁当太子继承皇位,也就是你我二人的事了。您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呢?/P>李斯政治觉悟还是有一些,他当即正色道:“你哪里来的这种亡国之言?这种事是我们当臣子的人可以讨论的吗?/P>赵高不慌不忙地向李斯相公说:“丞相啊,你还是自我掂量一下吧。论才能,你能与蒙恬相提并论吗?论功劳,你能与蒙恬不分高下吗?论谋略,你能与蒙恬一比高低吗?论人心,你能与蒙恬并驾齐驱吗?论和即将继位的扶苏的关系,你能赶得上蒙恬吗?/P>估计这五个问题也是李斯经常为之苦恼的,蒙恬作为名将和皇长子扶苏的心腹的存在,必定是他心中难以抹掉的阴影。李斯不用考虑就可以回答:“这五者我都不如蒙恬。?/P>赵高进一步说:“我在内宫之中管?0多年了,从没见到过有哪位丞相级别的高级官员得到过善终,一朝天子一朝臣,都没有能经历过两代的。皇上有20多个儿子,长子扶苏为人刚毅正直,深得人心,一旦他真的成为天子,肯定会启用和他私交甚好关系很铁的蒙恬代替你。你只能告老还乡,郁郁而终罢了。而皇上幼子胡亥是我的学生,此人礼贤下士,轻财重义,完全有人君的风范,要是你肯在关键时刻帮他一把,他难道不知恩图报??/P>坦率地说,李斯虽然内心有着太多的阴影,毕竟还是一位恪尽职守的好公仆,可能此前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背弃秦始皇遗诏另立新君。他用书呆子的口吻引述历史想反过来说服赵高:“我听说晋国因废立太子之故,造成国家三代不得安宁;齐桓公兄弟争夺继承权,弄得祸起萧墙;商纣王杀兄屠叔,弄得国破家亡。这三者都是前车之覆,我李某如何敢违背先帝的旨意,参与这种非人臣所为之事呢??/P>赵高厉声道:“当今的大权即将操纵在胡亥手里,你如果识时务的话,自然免不了继续荣华富贵,泽被子孙;反之,完全可能落个家破人亡的结局。?/P>李斯知道赵高的这番话可不是威胁,这个以知识入股秦帝国的技术官僚这回呆了,他“仰天而叹,垂泪太息”,说:“天啦,我李斯生逢乱世,既然不能以死来报答先帝,我的命运又将托付到哪里呢?/P>其实,在李斯这声愧对先帝的叹息声中,他已经与赵高和幕后的胡亥一同结成了秦帝国的掘墓同盟。而大秦帝国的朗朗乾坤,蒙上了越积越重的阴云?/P>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STRONG>李斯既然上了贼船,以他知识分子的认真和技术官僚的倔强,他一定会努力成为一个杰出的坏人/P>于是秦始皇的遗嘱被重新炮制,明令立胡亥为太子,而对胡亥等人有极大威胁的长子扶苏及蒙恬,则以秦始皇的名义另写一封信,赐剑一把,令其自杀/P>扶苏接到使者送来的信,大哭不止,就要按“父皇”之命自杀。蒙恬到底多活了些岁数,立即上前制止?/P>扶苏本是秦始0多个儿子中最有见识的,可不知为什么也脑子里蒙了猪油,对蒙恬的建议根本没采纳。他说:“父亲既然要我死,我还有什么说的呢?”说罢,拔剑自裁,一命呜呼/P>蒙恬不肯自裁,使者只得将他押到阳周关了起来。蒙恬不走运的是,早几年前,赵高曾犯过一些过失,秦始皇让蒙恬调查,蒙恬就真的调查了一番,赵高差点掉了脑袋。赵高现在大权在握,要是不给蒙恬一点颜色看,那岂不是对权力的侮辱?胡亥大概也没想到自己有黄袍加身的一天,因此,当他如同做梦一样登上了皇帝的龙椅,做了阿房宫和整个天下的主人,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赵高。赵高很快被封为首都警卫部队司令(郎中令)兼宫廷秘书长(常侍中用事)/P>胡亥年方21岁,有一天,他找到赵高谈心,说了一番著名的话:“一个人生在人世间,就像骏马跑过一方小空隙那么短暂。我现在既然已经君临天下,打算极情欢乐,以实现我多年以来的理想,你看如何??/P>赵高回答说:“陛下呀,这些都是古往今来那些最圣明的君主要干的好事。不过,我想提醒陛下一下,在干这些事之前,你还需要做另一件事。?/P>纵观历史上的反面人物,虽然他们的阴谋一时得逞,但心中也有忐忑不安的时候,每当这种心病发作,他们自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可能的潜在敌人一网打尽?/P>现在赵高的这种心病就发作了,他说:“我们在沙丘干的那件事,虽然做得很隐秘,但诸位皇子和大臣都在暗地里叽叽喳喳地表示怀疑。诸位皇子都是陛下你的哥哥,大臣则都是先帝提拔起来的。现在陛下你才刚刚即位,板凳还没坐热,要是他们一旦不服,你就很危险了,陛下你哪里还有机会实现你‘穷心志之所乐’的理想呢??/P>赵高的话听得胡亥胆战心惊,急忙习惯性地要赵高拿主意。赵高当然早就有主意了,他说:“要确立最严酷的法律,将那些犯了罪的人和他们的亲戚朋友一起实行连坐,乃至于灭族。还要将先帝提拔的大臣一网打尽,重新任命忠于陛下的新人;远离你那些哥哥们;要让从前地位下贱的变得高贵,从前高贵的变得下贱。这样一来,陛下就会恩威皆得,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参加派对搞联欢了。?/P>一个傻子遇到一个骗子的时候,悲剧就发生了。对赵高的一派胡言,胡亥认为乃高明之见,完全是在改造一个旧社会?/P>首先被赵高干掉的是他的仇人蒙恬和其弟蒙毅。蒙家在秦为将,已历三世,累立战功,却被莫须有的罪名灭掉了?/P>蒙氏兄弟既灭,下一个目标是胡亥那众多的弟兄。其中有6个哥哥和10个姐妹被杀死在杜县?0个哥哥则在咸阳处死。人人自危的时候,这些锦衣رֵһǣľ껭ӡˢţϼˮϴĽϴĶδ潺ӡ񣬼ĥƯϴỨϵƴӵȼʹ̬ڷװƷϵıִ֣ʱеݾίͨЭϵݾT296гϸ˵Űһ˵ĵվϢʵѣ֯־Ը߽Ű͵ᡣ

赸Աͨѧϰ˴ѧѧȥѧʵԼ롣̵νͨѽɵܺӡ˺ӡ˳̵ʵֻ̬ͨĻСԴϹܵˮ̡˵ĸ̵Ǽܡг굳Уʱ䣺2017-03-3005:29329յ磨й걨߼죬ɳίУųίij굳УᣬڸУѧǸ˼νѵ࿪ʽڸίУھСڡ(֮ҲƳ)īҲ׷ۼɶ

ï۵һλʿһʯϣʱʱͷ¿2017-03-3022:22ʱ330磬׹˹ƣ467գͳսڷݺׯ԰ӴйϯϰƽҽԺܹģûǮҽDz㿴ġڳɶԱԼʮĵطdzɽɽ֮һС򣬱ֻһĵ֮أȴdzɶıؾŻ

案,还有人。”他说,这部书没有孤证,每一个说出来的字,都出自两处以上的历史记录,包括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和亲历者访谈/P>《这是不是个人》:亲历的见?/STRONG>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月出版?/P>这部书是意大利作家莱维第一部回忆奥斯维辛经历的作品?947年出版,在世界上译成40多种语言,畅销?0年。法国《世界报》将其列nbsp;“二十世纪一百本书”之中/P>“幸亏我944年才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莱维说,那一年,德国政府缺少劳动力,暂停随意处死囚犯,让一些本要加以灭绝的囚犯,有了活下来的机会/P>对于编号174517的集中营囚犯莱维来说,地狱就在奥斯维辛。他记录了集中营对欧洲犹太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残暴迫害,描述了法西斯暴政的本质——法西斯用平庸、仪式化和冷漠的暴力,完全抹杀“另一群人”的尊严和意志,让其仅剩下一副勉力求生的躯壳?/P>书中有这样一群处于“灰色地带”的人:他们本来也是囚犯,但为了活久一点,为了自己碗里能多一块土豆,就讨好敌人,与纳粹合作,当上了残暴的工头,把同胞送进焚尸炉。于是,莱维在书中写道:“纳粹你胜利了,你真的胜利了”,这是因为奥斯维辛把人转化了,受害者吸纳了施暴者的逻辑,人不再是人,人没有了人性/P>莱维的经历,逼着他从化学家变成作家。他必须得说出来,否则无人知晓真相,历史还会重演。如果个人不对历史负责,“我还是个人吗??/P>在这部书的序言中,他写道,当某些教条成为一种推理的重要前提时,其连锁反应的极端,就是死亡集中营。它是一种世界观的产物,是必然产生的后果。只要这种世界观存在,就会严重地威胁我们?/P>莱维提到,他感到一种更大的羞耻,正因人类发明了奥斯维辛,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愧的;但这并不能让我们取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我们仍要保留拒绝认同邪恶的最后的权力,肩负起对人性、对他人无限的责任?/P>《艾希曼在耶路撒冷》:深刻的见解  本书由译林出版社20160月出版?/P>很多人都知道这部书,也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汉娜·阿伦特,以及她提出的平庸之恶。这部书迟到了半个多世纪,才于阿伦特诞辰110周年之际,有了中文译本?/P>当年,阿伦特在耶路撒冷审判现场发现,纳粹党卫军高官艾希曼身上有一种平庸性,让人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残忍和恶魔般的东西。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既不心理变态,也不暴虐成性。他们为了获得晋升而努力工作,服从组织,忠于职守,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动机杀人/P>于是,阿伦特提出了“平庸之恶”:恶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恶魔,也有可能是平凡、敬业、忠诚的小公务员。她让这世界大吃一惊,看到了大众的病态之源:根本不动脑子,像机器一般顺从、麻木和不负责任?/P>“平庸之恶”是指极权主义下或者现代官僚体制中的个体失去了反思的能力,即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变成了官僚行政体系中一只被驱动的齿轮。艾希曼的邪恶,不在于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行,而在于他心甘情愿地参与了极权统治将人变为多余的“伟大事业”?/P>中国人民大学一位研究阿伦特的学者指出了阿伦特的独特之处。首先,她注重概念的区分。概念的混用与强权相结合,就会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给人类带来极大灾难。其次,她注重对人们生活中新现象的辨析。比如说人们从暴政的意义上去看待纳粹,便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而阿伦特用了“极权主义”来描述二十世纪出现的新政体——纳粹政体以及与之相类、有着相同本质、旨在确立意识形态统治的政体/P>阿伦特告诉我们,在极权社会里,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不是他违反了哪条人为法,而是说他生得不对,他生下来就是犹太人,由此就必须被消灭,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所在。这里有一种外在于人的力量支配一切?/P>她还看到了现代人的无思想性——丧失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是一种很可悲同时又是一种很可怕的症状。如何根治这种“现代病”成为阿伦特晚年回归哲学思辨的重要问题。她把人的精神生活分为思维、意志、判断三个部分,认为“无思想”不是说人没有一般的思维能力,而是指没有判断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P>因此,她认为提高人的判断力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她想写的最后一部书名为《判断》?975年她去世时,人们发现,她的打字机里还放着一页纸,上面打着《判断》这部书的题目和导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ǰͳרѾиߵë̺ͳӡµIJΪ㡣⣬ڸڷжԡ䡣2017-03-3018:58죬ѧٿлͳĻγֻ̽ᣬ̽˴ͳĻõ״͹룬ʵǰй롢Ժӡġڼǿ͸Ľ¸У˼ιǿƶл㴫ͳĻѧ

Ķ

йڻרҵ̵ɹ״뷽2018-10-14
˾ھ·ȼ ´2018-10-14
ܺӡϷγֵԪ ʴ1900Ԫ2018-10-14
һ ˮϾԮ2018-10-14
ǣ10.14ֻƽάխ𵴣ҵݹµ2018-10-13
ͨһʬվ2018-10-13
Ҫ쵼 Ϊгѡ2018-10-13
ѧԺҲ- Ǿ2018-10-12
̨һǹŮѺԾ 2018-10-12
һֳȾ 𻷾2018-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