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右翼前旗| 敦化| 灵武| 射洪| 水城| 荔浦| 宕昌| 新巴尔虎右旗| 大通| 台前| 米泉| 铜山| 雄县| 曲阳| 金华| 广南| 吐鲁番| 达坂城| 北流| 聂拉木| 塔城| 宝清| 乾县| 伊宁县| 临江| 平果| 类乌齐| 舒城| 龙井| 喀什| 峨山| 通山| 富裕| 四平| 猇亭| 泽州| 昂仁| 金湖| 普格| 隆化| 建瓯| 浙江| 酒泉| 湘潭市| 封丘| 夷陵| 开封市| 古蔺| 珲春| 绍兴县| 郑州| 额济纳旗| 福鼎| 察雅| 相城| 黎平| 洞头| 永修| 尚志| 湛江| 昆山| 芜湖市| 黄陵| 贡觉| 嵩明| 萍乡| 衡东| 巴马| 阳曲| 来宾| 江都| 孝昌| 丹徒| 河池| 化州| 南木林| 察布查尔| 冠县| 共和| 河池| 怀安| 安乡| 鄯善| 奉节| 浠水| 连平| 布拖| 察哈尔右翼后旗| 高密| 荔波| 科尔沁左翼中旗| 奉节| 赤城| 兴隆| 扬州| 新平| 姜堰| 永州| 勃利| 富裕| 宜君| 甘南| 濠江| 辽阳县| 泽州| 蒲城| 临武| 安庆| 平昌| 彭阳| 周口| 耒阳| 镇平| 罗定| 盈江| 永定| 策勒| 陈巴尔虎旗| 文山| 龙井| 杭锦旗| 上甘岭| 琼结| 富平| 碌曲| 威宁| 永修| 鄂温克族自治旗| 永州| 重庆| 福建| 武宁| 襄汾| 汶川| 顺平| 嘉义市| 上犹| 兰州| 渭源| 梁河| 平邑| 宝坻| 堆龙德庆| 米泉| 临清| 绿春| 范县| 肥东| 靖江| 新宾| 鹤壁| 清流| 伊吾| 崇义| 龙南| 永泰| 方正| 佛山| 澳门| 云安| 商城| 临海| 蔡甸| 萧县| 南充| 海原| 绍兴市| 博野| 蒲城| 如皋| 梅县| 隰县| 通化县| 酉阳| 新民| 石城| 临沧| 泽普| 廊坊| 通化县| 蒲城| 苍山| 稷山| 河南| 封丘| 枣阳| 苏州| 莘县| 吉木乃| 静海| 八一镇| 巴马| 丹阳| 望奎| 安岳| 古县| 佳县| 乐昌| 普宁| 确山| 泗水| 西和| 松桃| 容县| 古浪| 曲松| 巴塘| 六安| 兴海| 革吉| 新宾| 合山| 南城| 普定| 汉南| 鄂伦春自治旗| 隆尧| 集美| 偃师| 顺德| 百色| 洛隆| 神农顶| 长治县| 黑河| 华安| 六安| 铁山| 南京| 河曲| 宜君| 潜山| 大新| 巢湖| 梁山| 涠洲岛| 临漳| 彭州| 长沙| 北京| 分宜| 原阳| 石棉| 桦南| 炎陵| 乌兰| 三河| 喀什| 宜宾市| 商水| 安龙| 洪江| 瑞昌| 渑池| 文登| 台南市| 涠洲岛| 肥乡| 扎鲁特旗| 雄县| 陵川| 禹州| 阿拉善左旗| 威远|
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国庆和庆国
2018-11-21 19:33:55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赵同胜   评论:0 点击:

街坊有两个叔叔,一个叫国庆,一个叫庆国,都是1949年生的人。小时候不知道他们名字的寓意,倒是常常把他们称呼反了,管国庆叫庆国叔,管庆国叫国庆叔,为这,没少挨两位叔叔的脑瓜崩。听说,为了取名,两家的大 ...
 
标签:横拦竖挡 双东街道

街坊有两个叔叔,一个叫国庆,一个叫庆国,都是1949年生的人。小时候不知道他们名字的寓意,倒是常常把他们称呼反了,管国庆叫庆国叔,管庆国叫国庆叔,为这,没少挨两位叔叔的脑瓜崩。

听说,为了取名,两家的大人还闹了“别扭”。国庆和庆国都出生于“国庆”那天晚上,时辰也相差无几,两家人都觉得这是天意,不约而同地取名“国庆”。相距不远的两家,又是同一个姓氏,都叫国庆总是不方便,但谁都不愿意主动改名。双方便商定一个原则,谁家孩子生得早,就叫国庆,另一个改叫其他名字。只是在出生时间上两家又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具体时间还真不好判断。僵持之下,突然想到了接生的李婶儿,悬疑才算解开。于是,早生的就叫了国庆,晚生的就叫了庆国。

国庆和庆国光屁股一块长大,土里滚、泥里爬,眼瞅着就到了上学的年纪。那天,他俩是拉着手去的学校,老师点名时,两人的名字正好挨着,老师稍一愣怔,坐在台下的孩子就哧哧地笑了,国庆和庆国的脸红得像两个大苹果。

国庆外向,皮实,爱说爱笑,看上去一脸的正气;庆国内敛,文弱,不善言辞,却透着一股子内秀。但凡班上有人欺负庆国,国庆把脸一横,那些人很识趣儿地只好罢手,再不敢了,庆国也因此安生了许多。

放学以后,国庆和庆国一块儿打草、砍柴、做游戏,常常一摽就是一天,有时晚上睡觉也舍不得分开,大人无奈,只好让他们睡在同一个炕上。

初中毕业那年,国庆和庆国要分开了,庆国考上了县里的高中,国庆拉着庆国的手,送给了他一支笔,庆国把自己最心爱的几本小人书留给了国庆,俩人相拥而泣。

国庆手巧,几经磨炼,成了顶呱呱的修车补锅能人;庆国上了大学,毕业后分到了县里,成了吃商品粮的人。

23岁那年,国庆和庆国都有了自己的心上人,瓜熟蒂落,打算着办喜事。村支书得到消息后,提议由村里出面,在国庆节那天,为他们举办一个集体婚礼。那天,村委会的场院里,比过年还热闹,台上,红火喜气,台下,人山人海。祝福声一浪高过一浪,鞭炮声一阵胜似一阵。

一家在城里,一家在乡下,但国庆和庆国两家并没少了来往,一些时令的蔬菜和家乡土特产,国庆趁去县城赶集的当口,总要带给庆国,而庆国也会买些城里的稀罕东西,回来和国庆一块儿分享。

日子不疾不徐,一晃就是三十年。有些日子不见国庆来了,这可是从来也不曾有的事。赶上庆国那阵儿成天下乡,也没顾上回村里。打电话,国庆只是说手头太忙,再没说别的。细一打听才知道,国庆病了,是肾病。庆国一溜烟儿就跑回了村里,拉起国庆就到了城里的医院,医生说得做换肾手术,但肾源难找,即便能找到,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经过庆国多方努力,不仅找到了肾源,还凑齐了手术费。国庆如愿获得新生。

媳妇含泪瞅着庆国,手抚着他的背部,庆国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对媳妇说,这事千万别让国庆知道,他能活下去,多好的事呀!媳妇哽咽着,紧紧抱住庆国,久久不肯松开。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庆国 国庆

上一篇: 天安门前看升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